就全省情况而言

“我现在急需五六个焊工,但目前只有一个。 ”何忠德无奈地说,“实在招不到焊工了,月薪开到四千也招不到,只好让老师傅带个学徒,从头教起。喏,徒弟现在还没出师呢。 ”

求职者“挑肥拣瘦” 供需双方要求不对称

——越是“冷门”的专业,越可能获得可观的收入

就业是最大的民生,稳增长就是保就业。如何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,让新增劳动力有岗位、有活干,实现高质量的就业,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。目前,我省就业保持总体稳定的良好态势,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基本平稳,但也存在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、部分企业招工难、用工难等诸多不利因素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要健全促进就业创业体制机制,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。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,分析研究当前我省就业用工市场形势,探讨进一步增加就业岗位、改善用工环境、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对策和出路。

“当前,我省全面落实积极就业创业政策,健全市、县(区)、街道三级联动的创业服务体系,推进高校创业培训机构和师资队伍建设,强化创业培训与创业政策、创业服务的衔接,形成各行业扶持创业、降低创业门槛的浓厚氛围,充分激发全民创业的原动力。一些具备创业条件、技能的高素质求职者,甚至可以尝试创业,或许能为个人发展提供更广阔的空间。 ”焦山斌说。

编者按

“如果薪酬、福利不能向艰苦岗位、技术含量高的岗位倾斜,确实会挫伤求职者辛勤工作、接受职业培训的积极性。因此,要想缓解行业间岗位供求冷热不均的现状,从客观条件来说,必须促进就业的社会公正,推进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在人事制度、养老保障等方面的改革。只有让求职者通过自己的努力、自己的才能,获得相应的岗位和应有的报酬,他们才能更有信心更有动力地工作。 ”人社部门有关人士分析说。

何忠德告诉记者,这几年焊工越来越难招,主要是因为这一工种对技术要求高,同时是个相对脏、苦、累的活儿,不少年轻人怕吃苦,不愿意学、不愿意从事。此外,由于焊工很抢手,一些成熟的焊工流向了待遇更高的沿海发达城市。 “别说招技术工不容易,去年年景不好的时候,公司还走了好几个员工呢! ”何忠德说。

市场供求基本平稳 行业间岗位需求差异较大

——不少行业需求人数明显大于求职人数,缺工比例最高的是制造业操作工

“就全省情况而言,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基本平稳,企业用工总体稳定。今年1-9月份,城镇新增就业58.9万人,失业人员再就业21.8万人,就业困难人员就业7.98万人,分别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98.2%、90.9%和133%。 ”省发改委就业和社会保障处处长焦山斌说,“据对1000户企业监测,前三个季度末实有员工总数分别为70.1万人、71.8万人、71.7万人,27个监测产业园区前两个季度末实有员工总数分别为90.9万人和93.8万人,用工规模总体呈现扩大趋势。从招聘情况来看,1000户监测企业前三季度实际招聘人数占计划招聘人数的比例分别为48%、52%和55%,招聘满足率在五成左右,但招聘缺口占实有员工总数比例较低,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影响不大。 ”

求职者一边热捧某些岗位,一边冷落某些岗位,既与各行业的薪酬福利差异有关,也与自身的就业观念有关。有房地产公司老总在网上感慨,公司招聘时,来应聘的年轻女性往往愿意做行政文员,不愿意当置业顾问。即便置业顾问薪水高、有提成,未来在公司的发展前景更好,很多人仍不愿选择。这些应聘者挑选岗位的原则是“工作压力小,稳定”。只要压力小,哪怕钱少、发展空间不大也没关系,在20多岁最能吃苦的时候,部分求职者选择了“安逸”。

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这句传统俗语,在今天似乎已被一些人遗忘。今年,我省公务员招录考试确认报名者超过16.5万人,相比去年增长了近2万人;全省事业单位招考也很火爆,报名参考人数超过8万人,省直事业单位报名人数达到创纪录的3.8万多人。不少参加公务员考试或事业单位招考的考生都表示,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,主要是考虑这些单位在发展前途、稳定性以及社会地位、养老保障等方面都具有优势。

除却客观条件,求职者的就业观念对择业的影响也很大。因此,整个社会还要营造起一种社会氛围,使就业人员转变就业观念,适应就业需要,摒弃“既想薪水福利好,又想工作轻松”等错误想法,明白幸福生活要靠辛勤劳动来创造,没有捷径可走。观念一变天地宽。如今,以焊工为代表的技术“蓝领”薪水已经赶超部分办公室“白领”。这就说明,只要有与市场需求贴近的一技之长,越是“冷门”的专业,越可能获得可观的收入。

安徽恒达管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忠德最近挺发愁。他的公司生产不锈钢波纹软管,今年销售额比去年翻了一番。生产扩大,利润增加,按理说何忠德应该高兴,为什么反而犯难?原因很简单:缺工,尤其缺焊工。

落实积极就业政策 形成适应就业需要观念

来自省人社厅的调查数据,印证了何忠德的苦恼。今年第三季度,市场供求行业间冷热不均情况较为明显,一方面不少行业需求人数明显大于求职人数,如推销展销人员、餐饮服务人员、机械加工类操作工等,其中缺工比例最高的是制造业操作工,为2.53:1;同时也有不少行业求职人数又明显大于需求人数,如驾驶员、仓储人员、安全保卫和消防人员、物业管理员等。

——现阶段的“缺工”并不是劳动者充分就业前提下劳动力总量短缺

“当前劳动力市场岗位供给数总体大于求职人数,但供需双方要求不对称,失业与空岗现象并存。主要表现在高校毕业生就业难、农民工招工难;大龄、残疾、无技能人员就业难,技师、高级技师等技能人才招工难;中心城区、发达地区优质岗位就业难,园区企业一线工人和具有管理经验的人员难招。 ”焦山斌分析说,现阶段的“缺工”并不是劳动者充分就业前提下劳动力总量短缺,而是与高校毕业生等群体“就业难”并存,根源在于产业结构和人力资源结构不匹配。从经济结构看,服务业是吸纳就业的重要产业,我省目前服务业吸纳就业的比重为38%,但服务业发展仍然滞后,给就业造成了一定影响。前三季度服务业增速低于gdp1.3个百分点,服务业用工需求同比增加,但需求比重同比下降。

此外,求职者有选择职业的自由,但能得到什么样的工作,受自身条件和客观因素的制约。我们身处多元化社会,要有多元化的就业观念和长远的眼光,求职时不仅要考虑“我想干什么”,还要考虑“我能干什么”,“社会需要我干什么”,只有找准自己的定位,依据个人性格、特长、目标,科学地进行求职,理性务实,才能更快更好地就业,而盲目、大量地涌入一些行业和岗位,不仅增加了求职难度,也并不一定适合自己。